您当前的位置 : 千城首页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尖商程兴国,行吟成诗

2020-06-12 17:19:39
  程兴国做梦都想成为一个诗人,一个像李白一样的大诗人。
  
  有杨贵妃似的美女为他脱靴,有李香香似的美女为其摇扇,而他躺在摇椅上,一边吞云吐雾,一边轻吟浅唱他的自由诗。
  
  有个叫惠芳的人,帮他点燃了这个梦想。
  
  女惠芳姓成,是程兴国的第一任妻子,是当时湘潭大学的第一才女。程兴国倾慕不已,写下了他人生的第一首情诗《村姑》:“那天晚上/我在田埂上亲吻了一下村姑/田里的青蛙/骂了我一个夜晚。”后来程兴国逢人便吹嘘,就是因为这首诗,成惠芳将他睡了。
  
  男惠芳姓陈,是程兴国同寝室的上下铺兄弟。后来他们亦友亦敌,友,他们在诗歌上可以相互切磋,共同提高;敌,俩人都是才子帅哥,开始喜欢陈惠芳的美女同学,也成了程兴国的铁杆粉丝,加上程兴国喜欢用他的常德普通话朗诵诗歌,这种做派,让他比陈惠芳多了一样泡妹武器。
  
  陈惠芳睡下铺,程兴国睡上铺。后来,陈惠芳向程兴国通牒,“你必须睡在我下面!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
  
  “你每天泡妞回来蹦上床,天天被你吵醒!”
  
  程兴国妥协了。原因很简单,下铺拉上蚊帐后,做某些事更方便。
  
  陈惠芳有点感动,他发现这个从水乡里来的同学,有些憨厚,有点灵气,特别是他那句诗:“洞庭湖的杨柳,倒插也长”着实让他喜欢,便邀他入伙,共同成了《旋梯》诗社的创始人。
  
  女人是一本书,也是男人最好的老师。很快,成惠芳发现,程兴国朗诵自己诗歌的时候,是最迷人的。在情人成惠芳的鼓励下,程兴国在全校师生参加的晚会上,朗诵了刚刚创作的《男子汉寻找斗牛场》。他深情的富有磁性的男中音,他激昂的常德普通话,一点不需要装饰的表演和充满时代气息诗歌的本身的感染力,立马轰动了湘潭大学!仿佛日本的高仓健来到了中国。要知道,在20世纪80年代,冷峻,深沉、正义、高个子的电影《追捕》的男主角高仓健,是一号男神。
  
  程兴国找到了感觉。大学毕业不久,他组织了几个诗人和才子,在湖南的高校中进行巡回诗歌朗诵会,朗诵他们自己原创的诗歌。他们沿江沿水而行,大有当年大诗人陆游所赞许的那种风韵,“挥毫当得江山助,不到潇湘岂有诗。”湘江,资江,沅江,长江,汨罗江。他们带着追随他们铁杆女粉丝,朗诵自己的诗歌,好一个“竹林七贤”、魏晋名士的做派。一路下来,程兴国成了全中国第一位“行吟诗人”!
  
30年前,头顶行吟诗人桂冠的程兴国
  
  他有点得意,以为以自己第一行吟诗人的身份,泡美眉是绝杀招。为此,在汨罗江边,程兴国和一位被称为天才的常德才子陪同一位美眉谈论屈原,他们两人同时问美眉,喜欢谁多一些。
  
  美眉非常漂亮,也很精明,对他们两人说,你们谁在江里面潜水时间长,我就吻谁。
  
  两人男人的决斗,谁也去不会示弱。程兴国想,老子出生湖区,打鱼人的后代,水性好得很,怕你不成,再是天才也输定了。他们站在江边,一声预备开始,程兴国大吸一口气,捏紧鼻子,迫不及待地沉入水中。
  
  憋得半死,实在不行的程兴国冒出来,发现了自此改变命运一幕,那位才子根本没有下水,早就和他心仪的美眉抱在一起啦!
  
  程兴国自嘲,“再过5秒,老子就起不来了,到时候汨罗江下游,会冒出一具男尸,身高一米七八,戴眼镜,操常德口音。”
  
  若干年后,为了报这一水之仇,程兴国买断了某届电影节的颁奖权,和那些当红女明星握手、拥抱、颁奖、喝酒、吟诗,足足过了一把瘾。
  
  一首诗歌改变不了世界,一顶“行吟诗人”的桂冠也喂不饱一个男人对未来生活的向往。普希金一个字母一个卢布的时代早已过去。20世纪90年代,南来的风已经将诗歌吹到远方去了。追求财富,才是男人征服女人最好的选择。
  
  程兴国发誓要改变,他要证明自己,他才是真正的“斗牛士”。
  
  初入商场,他的起点也算高。他学会了装孙子,学会了和各类人打交道,特别是他灵泛,很会察言观色。几年下来,虽说赚了钱,但往日的朋友却看不起他,且有点鄙视他了。
  
  但他运气好,遇到了在一家省报工作的老庄。老庄不仅给他点化了目前的困局,更是给他提供了可以发表文章的平台。于是,程兴国不仅可以靠给这些成功的老板写写文章,拿着不菲的报酬,还让这些人追着他叫一声“程老师”,以满足那份曾经失落的尊严。
  
  他出入高档场所,学会讲故事,学会把控酒桌上的局面,而每一次酒局之后,他都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  
  多年地历练,程兴国已经打通了任督二脉,自创了绝杀三招。
  
  第一招,朗诵自己的诗歌。这是当年做行吟诗人练就的本事,开口就来。他端着酒杯说,我给大家朗诵一首诗歌《土豆宣言》,作者程兴国,朗诵者程兴国。“我们愿意全部拿出/一部分交给更多的人品尝/一部分交给我亲爱的农夫/让大地生长更多的土豆。”当他将这首诗朗诵到第十一次的时候,也就是历经十次酒局之后,程兴国在酒桌上遇见了湘南烟草集团的一位老总,老总对他不仅崇拜,简直要膜拜了,立马邀请他为他们的相思鸟卷烟创作广告词。“再忙也有相思的时候”,这是他对欣赏他老总的回报,也是程兴国走向新征程的第一个杰作。
  
  第二招,黑自己。程兴国虽然是中文系毕业的,但他天生的感悟能力比学心理学的丝毫不差,甚至更强。当下这种能力被称为“情商”。他为让酒桌上老板和领导们高兴,很卑鄙地出卖自己的爱情故事,讲述他与男女惠芳爱恨情仇,让满桌子人在嬉笑之余,对他产生一种好感与信赖!有位记者给他写了一篇吹吹捧捧的文章,他特意将标题修改为《小看程兴国》。在他出版的诗文集《我行我俗》的扉页上,也特地注明“大看世界,小看自己”。文人骚客都喜欢自恋,他的一个女性朋友幺幺就说程兴国是自恋狂。我以为,程兴国的自恋是以自黑为手段的自恋,而自黑是以自恋为目的的自黑。其目的是塑造他内心深处的自我。在诸多商人崇尚“官本位”和“钱本位”的当下,程兴国能够把“文本位”与之同列,在“自黑”的表象下,包裹的是一颗对诗歌膜拜的孤傲的心!
  
  第三招,说过一万遍的“我爱你”!这话男人听了,浑身都酥了;女人听了,浑身都会软。真是男女通吃。一位和程兴国要好的美女说,程兴国身边那么多女人,来来去去,但没有一个怨恨他的。这是金庸小说《鹿鼎记》主角韦小宝的现代版。
  
  程兴国独创的这“程氏三招”,和唐朝开国功臣程咬金三板斧,不仅是异曲同工,还是一脉相承,可谓“程氏密招”,不仅杀伤力强大,还为他赚来了无数财富。他摈弃了农民抑或包头式的“金钱开路,美女跟后”的商场贿赂的套路,创造性地在酒局上以风雅来把控局面,引起话题,并以此起兴来达成各种目的,这是商场社交的文化,这种玩法,确实比那些土豪要高几个层次,甩好几条街。
  
  程兴国最喜欢他的一首《畅想》诗:任时光你这不死的老人/把我的躯体碾成灰/任欲望/你这永远的荡妇/吸干我所有的精髓/任小偷大盗/窃走我所有的财富/我只请求/留下我的诗——这人世间/奸商也不愿收购灵魂的骨灰盒。
  
  他自己是商人,说别人是“奸商”,还很害怕和这帮人站在一起;我说他是“尖商”,他说他一点都不“奸”。
  
  其实,“无商不尖”指的是中国商圣范蠡行商传承规矩,用斗升给顾客卖米时,不是平的,要堆出“尖”来,以此给顾客添加一点善意。后来演化成“无商不奸”,讲得是商人见利忘义。按照《易经》说的“一阴一阳之谓道”,两者同时成立。你有德,是此“尖”;你无德,是彼“奸”。本真趋向势利是进步,势利走向本真是回归。都在一念之间。程兴国的那点“尖”,是一种敬畏,是市场经济大浪淘沙留下的一点沉淀,是诗和远方!
  
  程兴国的这三招,其实本质上是“行吟成诗”。他以诗的方式介入广告,可谓“一诗一吟诵,一诗一故事”,玩的是“真实的东西,艺术地告诉大家”。前两年他搞了个话剧,为某烟草公司进行品牌推广,在湖南各市州巡演十几场,还是几十年前巡回诗朗诵的套路。虽然他几十年,有事没事主动买单吃吃喝喝,拉拉扯扯,却没有伤害过一个人,没有给客户和官员添一丁点麻烦。商业是他生存的必要,而诗歌则是他灵魂最后坚守的圣地。他在商业的刀锋上,一边吟诗,一边行走,他写的不光是可以吟诵的文字的诗歌,而是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和方式,写且吟唱着人生的行为诗歌,有人姑且称为“行为诗歌”或行为艺术。他在诗歌、广告和商业艺术中游刃有余,被一位思想家称为“鸟人”。
  
  最近,关于程兴国的传说很多,说他的儿子不像他,孙子倒是很像他;说他的女友叫“无问西东”,包容了他太多的过失,在大家的相劝下,春节前和未来的“岳哥”见了面等等。
  
  程兴国在贺家山建了几栋别墅,搞了个电影拍摄基地,老庄说,这是程兴国的“大观园”,是每个成功男人的梦想。他很早就在北京东三环边买了一层楼,你若去北京找他,看见两栋戴绿帽子的高楼,一定可以找到。
  
  2020年6月6日
公司简介 | 联系方法 | 招聘信息 | 客户服务 | 隐私政策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意见反馈 | 不良信息举报
首页-法律顾问-关于盘锦网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方式-保护隐私权-公司介绍-网站地图
Copyright ? 2015 pjxww.com Inc. All Rights Reserved. 盘锦网 版权所有
工信部备案号 辽B-1-4-20100011   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 0603017    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:(辽)字第00255号

辽公网安备 21110202000063号